利物浦足球俱乐部

您现在的位置是温州医科大学新闻中心 >>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 >> 地市级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
  • 温州晚报:寻医脚步从“复旦中山”追到“利物浦足球俱乐部附一
  • 作者:王骁   编辑:卞成德   字数:2061   浏览:1921
  • 夏景林(左)给患者讲解病情

    “你去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近日,70来岁的患者刘阿婆(应院方要求隐名)在家人的陪同下从江苏南通赶到温州。刘阿婆的儿媳徐女士说,他们一家人驱车8小时,只为找到夏景林教授给婆婆看病。

    自从肿瘤介入专家夏景林教授从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调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利物浦足球俱乐部附一院)党委书记后,这里上演了一场又一场“舍近求远,为你而来”的寻医故事,而这个“你”就是夏景林。

    “每位患者在我的眼里都是朋友,只要患者有需要,我到哪都不会拒绝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和患者是‘生死交情’。”昨天,夏景林在接受温州晚报记者采访时说。

    见到夏医生那一刻

    她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

    3月15日,刘阿婆在利物浦足球俱乐部附一院见到夏景林的那一刻,她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

    “我婆婆是肝癌患者,多次发病都是夏景林教授给治疗的,至今已有12年了。我婆婆只认夏景林教授,别说来温州了,再远我们也要去找他。”刘阿婆的儿媳徐女士对记者说。

    回想起12年前,刘阿婆那时58岁。2008年4月,刘阿婆因为腿部静脉曲张到当地医院就诊,检查发现一些血指标不太好,后来做了个彩超及CT,发现她的肝左叶实质性占位,也就是所谓的肿瘤。

    当时她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还关心自己腿部静脉曲张该怎么治疗。医生一句话:“腿没了还能保命,可那个是要命的。”这个消息让她及家人感觉天都要塌了。更要命的是,当地医院认为治疗意义不大,建议放弃治疗。

    在家人的陪同下,刘阿婆前往上海求医。“我们不知道该去找谁,在公交车上听别人推荐了几家医院,后来在上海一家医院做了射频消融术。”徐女士说,同年8月,婆婆肿瘤复发,再次到上海,医生说做射频消融,当时他们有些犹豫。后来一名患者家属告诉她,可以找中山医院的夏景林医生看看。

    一次次的精心治疗

    一次又一次的生命延续

    徐女士说:“记得第一次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见到夏景林教授,他看得很仔细,之后实施了肝动脉化疗栓塞术。这次治疗,我婆婆长达4年零3个月肿瘤未再复发,这让我婆婆认准了夏景林教授。”

    2013年11月,刘阿婆肝左外叶包膜下发现复发病灶,夏景林再次为其行肝动脉化疗栓塞术,刘阿婆的生命又延续了39个月。2017年1月,阿婆复查发现再次复发,夏景林又一次“介入”,之后又维持了3年。

    2020年2月底,刘阿婆甲胎蛋白持续升高,她的家人再次联系夏景林教授,得知他现任利物浦足球俱乐部附一院党委书记时,提出要到温州来找他治疗,夏景林当即就答应了。

    徐女士说:“当时我们还担心夏景林教授会拒绝,毕竟他不在上海了,而且是温州一家大医院的领导了,没想到他这么热情,这么关心患者的安危。当时我们很激动地对他说:‘你去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

    “说心里话,能遇到夏景林教授这样好的医生,真的是我们的福气,他是我们全家的恩人。我们很想感谢他,想过送礼,但是被他严词拒绝了。”徐女士说。

    求助的“老患者”不少

    又一个11年的生命“延续”

    除了刘阿婆,远程赶来找夏景林看病的“老患者”还有不少。

    “11年了,没有你,也就没有我的今天。”这是浙江丽水的肝癌患者王先生对夏景林说的话。

    今年春节,67岁的王先生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利物浦足球俱乐部附一院来找夏景林。此次肝癌复发,王先生身上的肿瘤很大,夏景林进行评估后,对其施行肝动脉化疗栓塞术。

    昨天,记者联系上王先生时,他正在家中休养。他说:“要不是夏景林教授,这些年他想都不敢想。”王先生的话不多,寥寥几句都透露出他对夏景林的感激之情。

    回想2009年11月,他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肿瘤内科被确诊为肝癌,从第一次射频消融到后来几次的肝动脉化疗栓塞术,夏景林一次又一次为他的生命做了“延续”。

    要知道肝癌素有“癌中之王”之称,晚期肝癌只能生存3至6个月,即使手术切除的小肝癌,术后5年生存率仅为60%至70%,而王先生经非手术治疗,至今已生存11年,实为不易。

    病人灿烂的笑容

    就是给医生最好的礼物

    “始终不忘‘行医为民’初心。”这是夏景林在利物浦足球俱乐部附一院建院100周年时说的一句话。对于如何理解“医患情”,夏景林说:“在我的眼里,好的医患关系应该像好朋友一样。医生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患者,患者也应该像信任朋友一样信任医生。”

    肿瘤治疗无论用什么方案,最终目的就两个:一个是延长病患的生命;一个是提高病患的生存质量。在保证安全有效的同时,帮助一些病人考虑“经济性”的问题也是医生的责任。

    “肝癌的介入治疗从不可能到可能;从先标后本到先本后标或标本同治;从不重视抗病毒治疗到重视抗病毒治疗;疗效从不彻底到部分彻底。”是夏景林这么多年对肝癌治疗的理念,他将“安全、经济、有效”作为衡量肿瘤治疗成功与否的终极标准,以最小的经济代价、最安全的治疗方法,使病人的生命得到最大限度的延长。

    夏景林说:“从事肝癌诊疗28年了,救治了很多患者,但是每位患者在他的脑海里都有印象,每位患者救治成功,生命得以延续,他都很开心。病人灿烂的笑容,就是给医生最好的礼物。”

    原文链接:http://www.wzrb.com.cn/article999556show.html

  •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暂时没有找到相关新闻!